蘅尘

全职/aph/fate/priest
米英伞修微洁癖

【男神*你】叶修:女票数学不好怎么办?在线等

-诈尸因为我之前码字的文本找到了
-标题与正文毫无关系
-ooc
-校园paro
_开学前的怨念
_短小不精悍
-只是为了激励自己好好学习
-所以没有kiss没有车

“喂,下课了,该起床了吧?”叶修用笔戳了戳你。
你睡意还没消失,揉了揉迷蒙的双眼,跟着同学们站了起来,向老师道了再见,又像死尸一样瘫倒在了桌上。对于上节课的印象你只局限于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的讲着什么三角函数,写着一串串蚯蚓一样的符号,拿直尺在黑板上啪啪的画线。你看着老师的嘴一张一合,讲着你完全听不懂的文字,对人生产生了怀疑,再加上昨天晚上你一顿狂赶作业,深夜修仙,在凌晨时终于顺利爬上了床,可还没睡到一会就又被闹钟吵醒,抓起书包就往学校奔去,全不顾自己的灵魂还留在床上。
以上就是你为什么睡着了的原因。
“数学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你在再次快睡着前发出了感叹。
“呵,数学这么简单,你怎么会不懂呢?”叶修挑着眉,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倚在窗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智商压制?”他眼角上挑,满含笑意的望着你。
你仰头看了一下这位靠在窗边的年级第一,一边在心里暗暗诅咒道学霸都去死去死,一边无奈的推开了作业,像一条咸鱼一样半睡不醒的望着题目。
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递了过来。
“刚刚才泡的,据说喝了有利于提高这儿。”叶修指了指你的脑袋。
你刚刚才冒出的一丝感动被这杯咖啡浇的一丝不剩,转化为了一个竖起的中指,但还是默默的接过了咖啡。
叶修看你捧着咖啡缩着脑袋只露出了两个眼睛还顽强的比着中指的你忍不住揉了揉你的头。“说好的要追上哥的步伐呢?”叶修说道:“还想让我陪你一起荣耀吗?”他伸手拿过了你的作业,给你讲了起来。“由图可以看出……”低沉性感的男声响起,他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微光。
你看着旁边认真讲题的学霸,喝了口咖啡,突然觉得数学也不是这么难了。

(伞修)温暖三十题 --我回来了



1. 跟 @朴懵比 的联文,然而因为TA太懒所以勤快的我先发了!
2. 并没有逻辑,不科学处请自动忽略
3. 大概是狗血的穿越梗吧……
4. HE HE HE
5. 梗源网络,侵删
6. ooc ooc ooc
7. 原著向
8. 欢迎捉虫

叶修昏昏沉沉的抬起头来。
他实在是太累了,在荣耀两字闪出屏幕的时候就感觉仿佛全身脱力,双手无力的搭在了桌上,习惯性的摸了摸上衣的口袋,想从里面顺出几根烟,来帮他撑过记者招待会,然而直到指尖触到一片虚无才猛然回神。
“……”叶修把手不自然的收了回来,望着游戏中闪闪发光的荣耀二字,依然还是那么的灿烂夺目,一如十年前一样。
有个人,也一如十年前一样。
“这游戏终究还是年轻人的世界啊……”叶修站起身,缓缓的拧开了比赛隔间的门把手。

和老板娘打了个招呼,叶修顺利的推开了记者招待会。他回到宾馆,几乎是倒头就着。一个环形的东西被随意的丢在一边,如果现在有荣耀粉进来,一定会惊讶的发现,和桌上的一堆废纸放在一起的,赫然是第十赛季的冠军戒指。
………
叶修幽幽转醒,尚处于迷朦状态的他揉了揉眼,稍微恢复了一点视力便惊讶的发现自己正站在街头,周围的人正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叶修迷茫了一会,一拍大腿,这是夏天!温度直逼40度的中午!而自己却穿着羽绒服!他当机立断的把羽绒服一脱,整了整衣领,使自己完美的融入了这个世界。
“我不是应该在睡觉吗!”
虽然还没有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但作为一个战术大师的基本素养让他能够慢慢理清了思路。
先要看看这个倒霉的身体长什么样。
叶修就近找到了一个橱窗,阳光反射的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十八岁的自己!那时的他还没有那么重的黑眼圈,眼角微微上挑,充满了冲劲和朝气,还有对未来的憧憬。
正是一个人最年轻气盛的时候。
“平行世界?时空虫洞?还是单纯的一个梦?”收罗辑耳濡目染的影响,连叶修现在脑子里都能条件反射的跳出几个学术词语。
“现在是在……”不同于平常的运筹帷幄,叶修的语气里第一次出现了疑惑“杭州?”
确实没错,叶修沿着这条街走着,更加确认了这一点。都是十年前的老建筑,现在多半已经拆了,而剩下那些为数不多的建筑,早在他的生活中渐渐淡忘。
“那……”叶修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起来。
果然,远远的就看到了那座房子。
叶修飞快的爬上了楼,一路上尽量不去碰到那些翘起的小广告,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苏沐秋你给我开门!”他重重的敲着门,震起了一层灰尘。

门应声而开。
苏沐秋叼着根油条,踢踏着人字拖慢慢悠悠的晃悠了过来。“叶修你来的正好”他叼着油条含糊的说道,甩给了叶修一张账号卡:“接着”。叶修条件反射般伸出了手,卡在空中完美的画出了一道弧线,稳稳当当的被指尖夹住。“要求在聊天框里有”背后传来苏沐秋的喊声。
叶修熟练的刷卡登陆,这种程度的任务对他来说简直比刷小怪还简单,自然而然的叶修就开起了小差。他偷偷的往厨房那边瞟了一眼,看到苏沐秋正利落的切着菜,手起刀落,双眼紧盯着案板,围着个围裙,别有一番风味。
在叶修不知道第几次瞟过去的时候却没看到苏沐秋,他诧异的向前探了探头,却猛的被人抓住了后背,大力摇晃:“发什么呆啊!人都红血了!”叶修讪讪的收回了头,三除五二下就把任务收了个尾。'真是都十年没看到你了还不让我多看几眼'叶修在内心吐槽着,拔下了卡。
“完成任务啦?”苏沐秋问到,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那是,哥是谁……”还没等叶修吹嘘完自己,苏沐秋就突然抓住了叶修的肩膀,拖着他就往外走:“走,去网吧jjc!”叶修顺从的和苏沐秋走到了玄关处,却猛然想起了什么。

“叶修我出去一下啊,等我回来吃饭!”叶修答应了。
然后就一直没有等到他回来。

像是触电般,抓紧的手猛然缩回“沐秋我不想去了。”叶修阻止了正在换鞋的苏沐秋“啊?”苏沐秋满脸写满了惊讶二字,就差头顶飘出文字泡了“你逗我呢,平常是谁在网吧里待到不想出来!”苏沐秋轻轻的敲了下叶修的脑袋“快去换鞋。”“我今天不舒服。”叶修撒起谎来一点都不脸红“我不去了”苏沐秋狐疑的看了叶修几眼,满脸写着不相信,“算了,那你在家休息吧,我自己去”苏沐秋思考良久,觉得还是身体为重,他推开了门,决定自己去。“哎哎哎”叶修站了过去,用身体挡住了门。“你去玩家里那台电脑吧,我在旁边看着。”见苏沐秋不为所动,叶修抛出了自己的杀手锏:“而且省钱。”
于是苏沐秋乖乖的退了回来。
叶修并没有食言,整整一个下午,他都躺在那个并不舒服的躺椅上,一个很老很老的电风扇颤颤巍巍的对着苏沐秋工作着,叶修手里拿着一把扇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窗外斜斜的夕阳编织出一张细网,把少年们拼搏的身影全部笼罩。键盘发出的清脆的敲击声,电风扇的嗡嗡声和外面的蝉鸣声成了这幅宁静画面中最美妙的伴奏声。
庄周梦蝶也好,黄粱一梦也罢。叶修想,仔细看了看面前活生生的人,屏幕上的荣耀二字闪闪发光。如果是个梦,那就不要醒了吧……
这样也挺好的。
苏沐秋猛的站了起来,打破了这片宁静。“走了”苏沐秋把账号卡一抽“接沐橙回家。”叶修也站了起来,脑子飞快的转动着。想要不接沐橙是不现实的,叶修迅速的权衡了一下利弊,冲门口的苏沐秋大喊:“等会我!”苏沐秋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在了地上,平常早餐都懒的买的叶修主动提出来要去接沐橙!“你今天发烧了?!”说完还摸了摸叶修的额头“没有。”叶修耸了耸肩,算是否认。
两人并排走在街上,穿着一色水洗的牛仔裤,不想是去接妹妹放学的,反而像是赶去上学的,浑身散发着年轻的气息。
在经过一个繁忙的街道时,苏沐秋条件反射的走了一条比较近的道路。叶修及时的抓住了他,把他拽到了另一条偏僻的道上。苏沐秋诧异的看了叶修一眼,“好久没走这条路了。”叶修是这样给理由的。老实说这个理由编的并不高明,但苏沐秋看了看时间,离放学还早,也就点点头答应了。
反正走哪条路不是走。
在叶修的成功引导下,二人慢慢的绕了个大圈才看到了沐橙学校的大门。刚刚到放学的点,学生还不是很多。等了有一会,苏沐橙才跑了过来。“呼……今天老师拖堂了。”苏沐橙喘着粗气,显然是跑过来的。“咦叶修哥怎么也来了?”苏沐橙对叶修的出现表示了惊讶。“谁知道他今天抽什么风了。”苏沐秋揉了揉沐橙的头发,“走,回家。”
与来时相同,在面对分岔的路口处产生了分歧,苏沐秋为了赶回家做饭,执意要走那条大道。
苏沐橙在听清了哥哥们分别的想法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难得今天的作业少,哥哥你陪我玩玩吧!”算是同意了叶修的建议
本来犹豫不决的某妹控在听到这句话后二话不说就走了来时的路线。
在小区门口很远的地方就听到了警报声。叶修心下一惊,拖着二人几乎是飞奔着跑了过去,一辆已经报废的差不多的小汽车撞上了电线杆。周围围了一圈人,稍微打听一下周围围观的群众就知道了是因为司机酒后驾驶而发生的事故,司机现在已经被送进了医院,生死未卜。
“呼……”还冒着汗的叶修擦了擦脸上的水“还好没走这条路。”“是啊”苏沐秋说道,“幸好。”
三人其乐融融的围在桌边吃晚饭。
“跟你们说个事!”苏沐秋几乎是拍桌而起,一双眼睛里带着隐藏不住的笑意,“我们要当职业选手了!”叶修的眼睛亮了亮,装作惊讶的样子:“哟,还挺沉得住气嘛,下午怎么不告诉我!”苏沐秋拿筷子给沐橙夹了块肉,“我本来是想你去网吧让陶哥跟你当面说的……”苏沐秋挠了挠头,“可你不是没去么!”又像变戏法似的从桌旁抽出了两张合同,“我帮你签过了!嘉世!好听吧!”苏沐秋脸上是藏不住的炫耀。叶修仔细的看了看合同上的字,笔法还很稚嫩,正像当年自己的字,几乎以假乱真。“好听。”叶修难得一本正经了一会。“哈以后我就能在电视上看到哥哥们了!”苏沐橙也很高兴,脸上出现了两个圆圆的小酒窝,笑起来和她哥哥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兴奋,不免玩到深夜。
“晚安,嘉世队长。”苏沐秋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我去睡了!”
“嗯”叶修应了声“晚安,嘉世副队。”
…………
叶修从熟睡中惊醒,坐了起身。
旁边本来还在睡着的苏沐秋被叶修的动作也吵醒了,“什么事啊……”苏沐秋还处于迷茫状态,栗色的头发因为睡的太久而翘起了根呆毛。“把衣服披上,空调冷。”他伸手一抓,把床边的兴欣队服揪了过来。叶修顺从的披上了衣服,“我做了个梦……”苏沐秋冷漠脸:“你大清早上夺冠第二天把我叫起来就是为了说你那个梦!?”“梦见你出了车祸,我一个人………"还没讲完,苏沐秋的枕头就砸了过来,“呸呸呸!我活的好好的呢!”
叶修把脸上的抱枕拿了下来,垫在脑后,顺势躺了下来。
“也是”叶修把苏沐秋也拉躺在床上,“大清早的,想什么没用的东西……”
“睡觉。”

The end
—————————————————
感谢看到这的你
安安静静存个文
—————————————————
后续的肉请自行脑补